贵族与德国近代的音乐事业

2014.09.24

<<如果说文学以智性的方式启迪人们的思想,音乐则是以美妙的声音沟通人们的情感世界。从历史的角度看,音乐始终伴随着人类的脚步前进,从古代一直走向现代,成为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音乐发展史同样告诉人们,不论在东方的国度还是在西方的社会中,早期的音乐,尤其是细腻高雅的音乐,都是为王公贵族服务的,通常只限于上层贵族圈中,为了满足他们享受生活的需要,所谓悦其耳,舒其心。

上层贵族社会与音乐之都维也纳

<<早在16世纪末,佛罗伦萨就出现了以复活古希腊音乐为目标的卡拉塔(有文化人的圈子),产生了音乐戏剧——歌剧。然而,最终使音乐迈向近代发展高峰的不是意大利。而是德国。之所以出现音乐艺术中心从意大利向德国的转移,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德国肯定的政治环境。当时的德国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境内遍布大大小小的诸侯宫廷。为了在气派、奢华排场方面超过别人,显示自己的风雅,各诸侯宫廷不论大小,都不惜花重金建立起自己的乐队,聘请常任作曲家,在生日、婚礼、家族访问以及节日庆典之时举办音乐会。贵族对音乐的需求和众多的宫廷乐队的存在为音乐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土壤和氛围,宫廷音乐因之迅速发展繁荣起来。德国也因此成了音乐的国度。就此而言,德国各邦宫廷在发展音乐方面是功不可没的。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正如德国文化无法与欧洲文化割裂开来一样,德国音乐,包括教堂音乐和宫廷音乐在内,实际上都是与欧洲其他国家的音乐发展密切相关、互相促进和影响的,并不存在一种纯而又纯的德国音乐。

<<从时间上看,作为德国贵族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世纪时代就已经形成了宫廷音乐。当时,在为宗教服务的教堂音乐领域中就有宫廷乐队的存在,因为每个宫廷都有自己的宫廷教堂。同时,在世俗生活中则有宫廷抒情诗的演唱和宫廷节日期间的各种“好开玩笑者”(ioculator)的音乐表演。甚至一些高级贵族在进餐时也有音乐的伴奏。进入近代以后,宗教改革和诸侯力量的壮大为宫廷音乐文化的发展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一些诸侯为了显示自己独立而高贵的生活,已经在自己所在的城堡、宫殿中安置自己的作曲家和乐队。

<<作为音乐的国度,在18、19世纪,德国在音乐领域中涌现出一批具有世界声誉的著名音乐家,他们有如璀璨的群星闪耀于苍穹,推出了众多的传世经典之作。而奥地利就是这一音乐的国度中的音乐之乡。奥地利作为神圣罗马帝国哈布斯堡王朝的世袭领地所在地,在音乐艺术的发展方面,也显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皇家气度,显贵云集的首都维也纳在这方面更是显示出它作为各邦诸侯宫廷的典范和表率的作用。因此,在论及德国贵族与音乐的关系时,不妨以奥地利及其首都维也纳为例。

<<当时的维也纳宫廷小乐队已经享誉世界。在这一时期,最具声望的音乐家,包括C.们、蒙特维尔第、M.A.西斯蒂、A.贝尔塔里、G.B.博诺恩西尼等人,都是宫廷小乐队的成员,并且为宫廷作曲。宫廷小乐队在戏剧音乐、室内乐以及教堂音乐方面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形成了所谓的“皇帝风格”(Kaiserstil)。就像皇家宫廷礼仪一样,这种音乐风格在世俗贵族和教会的音乐生活中被模仿地细致入微。

活跃与贵族文化圈中的德国近代著名音乐家

<<在中世纪时期,活跃于宫廷的一些德国宫廷抒情诗诗人乃至四处奔走的游吟诗人等,都无法离开各诸侯宫廷和贵族们的资助,因为他们伺候的对象是宫廷和贵族,只有宫廷和贵族才需要这种专业性的文化服务,也只有贵族才有经济能力维持较高水平的文化消费。进入近代社会以后,特别是在18、19世纪,德国音乐界出现了一种群起效应,几乎连续不断地涌现出一批享誉世界的音乐奇才。他们有如璀璨夺目的群星,在音乐的苍穹争辉,并因此奠定了德国在世界音乐发展史上不可动摇的霸主地位。当人们回首这一段辉煌时,不难发现,由于历史的缘故,这些音乐泰斗们与德国的上层贵族社会无不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在一定意义上,他们也成为德国文化发展史的演绎进程中不可抹去的一笔。

<<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是18世纪上半期德国乃至欧洲最伟大的音乐家,由于他在音乐领域的杰出成就,获得了“欧洲音乐之父”的美誉。他1685年出生于埃森纳赫一个音乐世家,父亲就是一位宫廷乐师。由于这一时代的音乐主要服务于教会和宫廷贵族,作为音乐艺人,决定了巴赫一生将与贵族社会结下不解之缘。1707年,他出任繆尓豪森的圣•布拉西乌教堂的管风琴师。1717年,巴赫应利奥波德侯爵之邀,到安哈尔特-克腾出任宫廷乐队的乐长。1721年3月21日献给勃兰登堡马克伯爵克里斯提安•路德维希的《勃兰登堡协奏曲》是他创作的最为壮丽、生动和欢快的一部作品。1747年,巴赫应普鲁士国王费里德里希二世之邀来到柏林。后来,巴赫还根据费里德里希二世的建议,创作了著名的器乐《音乐的祭献》。

<<克里斯托弗•维利巴尔德•格鲁克1714年生于德国上普法尔茨的艾拉斯巴赫,父亲是一位护林员。他没有接父亲的班,却成了那个时代最伟大的歌剧作曲家和改革家。他从入门学习音乐到创作事业的顶峰,整个经历几乎都与贵族社会有着密切的关系。他是在几名贵族的资助下去维也纳和意大利学习音乐的。1748年,他开始在维也纳皇家宫廷工作。1750年,他结束动荡的周游生活,在维也纳定居。此后,他曾在萨克森-希尔德堡豪森亲王处担任乐队乐长,并在1754-1764年间担任宫廷剧院的乐队乐长。格鲁克的音乐创作明显受到贵族们的影响。例如,18世纪下半期,以考尼茨侯爵(1764-1794)为代表的奥地利贵族之中媚法之风盛行。由于这位奥地利显贵推行亲法国的戏剧政策,加之格鲁克曾在法国生活过两年,这些因素使格鲁克创作了包括奠定其声誉的《奥菲欧和尤利蒂西》等在内的大量法语作品。

<<被誉为近代交响乐之父的弗兰茨•约瑟夫•海顿1732年生于下奥地利的罗劳,是一位马车修理匠的儿子。海顿早期的音乐学习生活与贵族没有丝毫关系。1755年,海顿为维泽尔堡魏因齐尔宫的约瑟夫•冯•菲因贝格男爵创作了第一首弦乐四重奏乐曲。1759年,生活处于贫困中的海顿被波西米亚贵族、卢卡维茨的莫尔钦伯爵聘为小乐队的乐长,从而摆脱了衣食无着的困境。对海顿的生活而言,真正的决定性的转折发生于1761年。这一年,他来到布尔根兰的埃森施塔特,为爱好音乐的埃斯特哈奇侯爵家族服务,此后的30年中,他一直在后记家族的乐队中服务。在为埃斯特哈奇侯爵家族服务期间,海顿创作的音乐作品及其丰富。1766年,海顿被埃斯特哈奇侯爵为小乐队第一乐长。在此后的年代里,由于摆脱了贫困困扰,无衣食之忧,海顿能够集中精力从事音乐的创作,他推出了大量的交响乐、歌剧、弥撒曲和奏鸣曲。

<<在诸位著名的音乐家之中,路德维希•凡•贝多芬是一位个性极强、傲气十足且无拘无束的音乐天才。时至今日,他的就部交响曲仍然如阵阵惊雷震撼着整个音乐界,成为世界音乐艺术宝库中的不朽之作。贝多芬1770年生于波恩,父亲是科隆大主教的波恩宫廷中的一名歌手。高傲的贝多芬虽然对贵族等级不屑一顾,但在实际社会生活中却无法完全置身于贵族文化圈之外,脱离贵族而生活。1795年,贝多芬开始在维也纳的贵族沙龙里演出。由于多方面的原因,贝多芬对自己在维也纳的生活也有过不满。1808年,考虑到维也纳丰富的音乐文化资源,尤其是“这儿有很多爱好音乐的贵族能够认识到贝多芬的伟大”,生活高傲的贝多芬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备多分队相关贵族的帮助也报以感谢之意。他的九部交响曲中,前六部都是念给贵族的。1824年5月,贝多芬的最后一步交响曲《第九交响曲》在维也纳第一次试演,获得极大的成功。

<<以上几位德国著名的音乐家的经历中不难看出,到19世纪上半期为止,近代德国音乐文化的繁荣和发展固然与近代资产阶级人物主义、启蒙运动、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等思潮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正是贵族群体对音乐文化的热爱为德国古典音乐高潮迭起的发展培植了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

——节选自《德国贵族文化史》